出道1个月,国风虚拟偶像翎Ling靠什么吸引粉丝

2020年06月19日105

来源:上观新闻 作者:诸葛漪

“虚拟世界是现实世界的镜像,任何人、事、物、职业、故事都能够被复制到虚拟世界,并且比现实世界更大、更广、充满无限可能。”魔珐科技CEO柴金祥介绍1个月前诞生的虚拟国风偶像翎Ling时充满信心,“虚拟数字人就是虚拟世界的核心资产。

虚拟偶像是Z时代受众特定产物,各国都有标杆性产品出现。美国的Lil Miquela在instagram上拥有213万粉丝,估值超过1.25亿美元,她在社交媒体通过图片展示自己的日常,同时有规律地发布单曲MV、拍摄短视频、与真人明星网红同框互动,商业化形式包括广告植入、品牌代言、视频口播、参加时尚发布会等。

在中国,洛天依引领人们对虚拟偶像的最早认知。2017年,洛天依在上海奔驰文化中心推出首场演唱会,上座率近八成,2019年“洛天依&郎朗全息演唱会”再次来到上海奔驰文化中心。洛天依还在央视黄金档综艺节目《经典咏流传》与京剧名家王珮瑜共同演绎《但愿人长久》,与周华健、杨钰莹、萧敬腾、薛之谦等众多歌手合作。王珮瑜说,“我非常看重这个合作对象,如果传统戏曲可以打通二次元世界,并借由她的影响力收获青少年粉丝,那将会是一个破天荒的事情。

今年疫情加快短视频、直播等行业飞速发展,更让虚拟偶像有了用武之地。在吴昌硕纪念馆,虚拟偶像Siva小虾鱼和上海越剧院跨界合作直播,献唱经典选段《天上掉下个林妹妹》。上海木偶剧团作为嘉宾出现在B站直播间,与虚拟偶像“中国绊爱”互动连线,这是剧团首次与二次元人物展开合作。上海木偶剧团团长何筱琼表示,希望打通两方粉丝群体,为日后跨界尝试更多可能。

“腾讯、字节跳动、快手、网易、爱奇艺、B站等平台都在纷纷加码虚拟IP为核心的新文创。”柴金祥说。5月18日,翎Ling出道,迄今刚好一个月。她的自我介绍是“热爱国风文化的跨次元女孩”,在微博平台仅发9条微博,粉丝超过5万人。翎Ling一出道,就与时尚杂志VOGUE合作。她身着CHOLE外套与摄影师的工作合影可以乱真。近日周杰伦新歌问世,她又化身追星女孩,放出照片,“城墙边寻找夏天,点一杯mojito醉眼看云烟”。柴金祥介绍,翎Ling不仅能在静态广告大片中出现,还可进行面部表情、眼神、身体动作、手指动作自然表演,服务于实时线上直播和线下互动,进行高质量、高频次在线影像互动,“未来在虚拟IP的市场细分中,直播和短视频会成为将虚拟IP价值和技术红利释放到极致的领域。”

与传统运营虚拟偶像的经纪公司不同,柴金祥将视线投向全产业链,在内容制作、虚拟IP打造展开广泛布局。超百人的科技团队在他带领下,除了传统长内容,比如影视动画和游戏制作,还参与星瞳舞蹈vlog以及《王者荣耀》植入广告拍摄制作,《穿越火线》“灵狐”直播、《今天的她也是如此可爱》“齐麟”淘宝直播、《全职高手》叶修生日直播、《DNF》和《碧蓝航线》周年庆直播也有魔珐科技身影。“以前的产品多属于共享IP,或者为其他品牌开发。翎Ling不同,我们制造她并进行运营,在微博、抖音、B站以及Instagram等输出图片、短视频、直播日常内容,融合戏曲、歌舞与现代时尚、中式生活美学等特征。”

谈及虚拟偶像为何能在近年爆发,柴金祥笑言,其实迪士尼、漫威角色都是虚拟偶像,“比起真人,虚拟偶像的性格、爱好可以跟随潮流发展,而且容颜、形体不老,培养了一代代粉丝。”在柴金祥的版图中,虚拟世界可以跨越娱乐文化,进入更广泛的领域,“现实世界的老师、心理医生、中介、导购、导游、律师等,对应到虚拟世界中就会有虚拟的老师、心理医生、中介、导购、虚拟的导游和律师等职业。”去年11月,魔珐科技为光大银行打造首个全智能虚拟数字客服阳光小智。

“看见了才相信”,还是“相信了才看见”?虚拟偶像的开发者属于后一种人。柴金祥梦想着的未来,除了虚拟偶像,虚拟老师、心理医生、中介、导购、导游、律师,“我们也能够在虚拟世界拥有自己的分身。”